ad
您当前的位置 :路桥博金棋牌招商网 > 这里赚 > 第一笔生意 正文
我是一个粉刷匠
2015-11-13 16:01:28 来源: 编辑: 朱思颖

□本报记者  李  敏

  陈剑是一名“粉刷匠”,今年47岁的他,已经是有30年粉刷经验的老师傅了。

  在一装修工地看到陈剑,记者有些惊讶,他有点不一样。皮肤白净,身着白色工作服,衣服上没有一块块的油漆,很是干净。不同于有些油漆工沾满五颜六色油漆的工作服,陈剑的“装备”是一件白色的连体衣、一只口罩、一双布鞋。陈剑说,这是喷漆时特地换的,喷漆不注意,身上、衣服上都是油漆,清洗比较麻烦,因此特地买了些专业的油漆施工衣服,“平时不喷漆的时候,做油漆也要穿身干净衣服,衣服乱七八糟会让房东觉得做事情也乱七八糟。”这是陈剑的理论,他一直遵循着,也让他的儿子谨记不忘。

  陈剑和他儿子是“父子档”,陈剑做油漆,儿子帮忙打打下手,顺便当学徒。在儿子心目中,父亲一直是个很厉害的人,“相当专业,十几岁就出去学油漆了,在北京做了10多年。2000年开始,一直在台州做油漆工。”他儿子笑言,“在他眼里,我做的大部分都是错的,都能找出些问题。”

  一边做自己的活,一边交代儿子做油漆的基层工作,陈剑在工地忙个不停。此间,他的电话也响个不停。他告诉记者,8月到10月底,他都没有休息过,几个工地轮着做,电话都是房东来问进展情况的。从陈剑的忙碌程度来看,他的生意不错,“我在几个大的装修公司做油漆工,也给几个油漆品牌做油漆工,只要有工地要刷油漆,他们都会通知我。”此外,陈剑还自己接了私活,不通过任何公司,直接承接油漆的活,就目前他同时还有4个工地在做。

  刚来台州那会儿,陈剑的生意乏人问津,“老乡带我过来的,新来的油漆师傅找活儿比较困难,毕竟手艺怎么样也没人知道。”第一笔生意也是老乡带来的,老乡身体不适,而一个工地的工期拖不得,老乡只能托给陈剑,“他让我帮忙去做,说价格都谈好了。”既是帮忙,又是给自己机会,陈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,并承诺给老乡10%的工钱。1个月左右的时间,陈剑的第一个工程就完工了,业主验收通过,老乡既解决了燃眉之急,又白拿了一笔钱,便开始为陈剑介绍工地,只要自己来不及做的工地,就转手给陈剑,“闲的时候一个月都没活儿,最忙的时候手里也就只有两个工程。”

  陈剑感觉靠着老乡干活儿没什么赚头,便主动联系了几个油漆店,与油漆店合作并参加了品牌油漆的培训,成为了油漆店的专业油漆师傅。挂靠在公司的名义下,有工地要做油漆,只要电话确认时间,然后排好班就可以了。这样下来,陈剑手里的活儿多了起来,他手艺精湛,不少业主推荐亲朋好友装修联系他。

  3年左右的时间下来,陈剑摆脱了刚开始时的尴尬处境,现在还带着儿子一起干活。“赚得比跟着公司稍微多点。”记者问陈剑一年能赚多少钱,陈剑算了算,害羞地说:“赚的都是辛苦钱,也不多。”

分享到:
相关博金棋牌招商
http://www.vxiaotou.com